致青春!纺织女工是怎样炼成的?

更新时间:2021-02-21 11:23 作者:皇冠足彩

  前纺车间分四道工序:清花、钢丝、并条、粗纱。据闵茗回忆:“前纺车间是大型棉纺织厂整个生产流程中工序最多、危险程度最大的车间。俗称‘大老虎口’的清花间、‘小老虎口’的梳棉间都在这里。粗纱工种是前纺车间最好的工种,完成产量指标就能早关车休息(一般有半小时左右),工作环境也比其他工种好些,花衣毛和粉尘比较少。”

  当班时,机器一般持续运转,挡车工的吃饭、上厕所都受到限制,只能轮换去,人手紧张时难免会顾不上。 车间里的一切生产设施都是根据产品生产的需要设置:恒温、恒湿、通风、采光。挡车工的巡回操作伴随机器运转的声响节奏,按规定的巡回路线、步速,完成规定的操作动作。

  女工是纱厂一线工人,工种主要有挡车工、落纱工。挡车工的工作是个人分片巡回操作,在持续行走中查看高速运转的纱锭或织机,快速处理故障。当班时的挡车工思想必须高度集中,手眼并用,快速完成操作,每天的工作极为疲劳。

  第二关是运转班,俗称翻三班。女工对运转班普遍感到过度劳累,日常进餐、睡眠紊乱,夜班的疲劳尤其难以适应。做运转班以三周为一个循环周期,一般要连做6个早班(含一个晚早班)、6个中班、7个夜班,有时一个月也会遇到做两个轮次的夜班,就要做十几个夜班,一般青年对连做7个夜班都难以适应。

  青工是纱厂生产第一线的生力军,加班、竞赛的主体,由车间的测定员对女工进行考核、记录成绩。

  平平当时在细纱车间,“当时车间对挡车工的操作测定很严格,每人要管几条弄堂。巡回时,走几步必须要回头看,要做的动作毫不含糊。测定员只要往你的弄堂前一站,就是查到你,如不合格要扣分。”

  运转班的小组是车间的一个小社会,一般是男女按性别进行岗位分工,彼此朝夕共处,亲近熟悉,在某种程度上,相互之间的友情胜似家人。

  曾有过纱厂班组工作经历的人体验最深的往往是,体力上的长期疲劳感和班组成员之间难忘的亲近感。

  1968年8月进厂的新工人上岗工资标准为36元,起薪低。当时轮转班的中、夜班都没有津贴。“文革”中津贴是夜班2角7分/天,中班1角5分/天。厂里挡车工的起薪比普通工(36元)略高,但不按岗位分档,低于原挡车工的起薪标准。

  1977~1992年的15年间,三十一棉职工有7次加薪机会。1977年33%的职工调整工资,平均增资6.73元;1984年3月根据国务院(1983)65号文件,对在职职工进行全面考核,全厂7146人调资,平均调资一级。增资面68.47%,平均增资10.90元。

  1982~1987年的6年间三十一棉职工年均7832人,认购国库券的有7631人,占职工年均人数的97.4%,认购金额1566090元,年均261015元,每人年均34.2元,成为广大职工克己奉献的一个见证。

  为了补文凭,部分女工在1980~1990年业余读了10年书,初中、高中由厂校老师上课。当时工人必须补初中文凭,补高中文凭的工人不多。

  1984年有女工报名读夜校,参加补文凭的学习。先是参加高中的自学考试,通过后,晋升为技术员技术职称。接着我又读完行政管理大专班,晋升助理工程师。结果一年不满厂里就要关门了。

  由于纱厂女工是一线操作工,三十一棉多数职工回忆女工请病假一向是不太容易的事,在孕期、哺乳期等特殊时期往往也享受不到重工业女工那样的“照顾”。

  1949~1985年间,上海棉纺织工业曾身兼数任:既承担全国首位棉纺织工业基地的重任,累计生产棉纱1105.64万吨、棉布465.93亿米,占全国同期棉纱产量的22.7%、棉布产量的21.0%;又充当上海工业的擎天柱之一,棉纺织工业产值约占上海工业总产值的1/5(19.3%),50余万纺织职工则是上海产业大军中的先锋劲旅。在上海棉纺织工业持续创造辉煌业绩的同时,时代的挑战也悄然临近。在1990年代上海产业结构大调整中,棉纺织企业广大青工又迎来转岗再就业的挑战。

  72年纺织女工5角是隶属于三版人民币的,它一直以来都有一批专属于自己的收藏爱好者,它的正面是三位正在车间工作的女工,而背面选择的图案则是棉花和梅花,那么,为什么大家会比较喜欢这枚纸币呢?一起来看这枚纸币到底有什么属于自己的特色。

  该五角纸币的正面主景是一个纺织车间。该纺织车间的原型是六七年代的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棉纺分厂。画面中间推落纱机的女工叫做蒋定桂,其父是中国首任纺织部长、十九路军淞沪抗战名将蒋光鼐。蒋光鼐逝世后,蒋定桂为照顾母亲,写信请求周恩来安排她去纺织厂当女工。五角人民币上的形象就是当时人民币的设计团队去纺织厂拍摄的。

  三版五角劵纺织女工的设计和由来。1958年夏天的某一天,地处长寿路、胶州路口的“国棉一厂”来了几个“不速之客”,他们有的提着画板、有的拿着相机,在生产区域转来转去……

  “国棉一厂”是上海知名的纺织企业,多部纪录片展示过这家企业的风采。对于艺术家们的光顾,这里的纺织女工早已是“见怪不怪”了,她们淡定地做着自己的日常工作。

  而这些纺织女工们不会想到,就是那些突然出现的“不速之客”,将她们的形象画成素描稿、色彩稿,最后定格在第三套人民币五角券上。

  30多年后的今天依然祝所有奋斗在纺织战线的女性朋友们青春永驻,幸福快乐!

  国棉一厂的纺织女工吴桂贤,再到文革后期出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要职,再成为纺织企业的董事长······

  点击阅读原文,查看布博士视角:原创文章列表。更多专业讯息,尽在色尚坊布博士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皇冠足彩
上一篇:余男程正武等主演
下一篇:【纺织原料】嵌入电极的超灵敏、超弹性纤维